阴差阳错救了一头驴

一个贫瘠的人。

雪山

在二十三摄氏度的雾雨中徒步上山
路过
昆虫的尸体
盛开的垂落的腐烂的花

晚上再看吧

独居的时候
能听见水管里流淌的深夜
空调运转的声音好似和心率齐平
就算没有窗户
我可以
睡在床上
睡在海中
睡在宇宙里

回到学校
我只能睡在嘈杂的马路
舍友开着 装满 正在通话的 手机 的 大卡车
从我的身上碾过

好生气啊。

S友过几天要去割双眼皮了
虽然我觉得就算来上一刀
灰暗的人生也不会就此拐弯

伤口需要冰敷
她已经大声打了五个宾馆的电话
在知道不能退款的情况下
定下了宾馆
然后发现它没有冷藏
歇斯底里的
希望宾馆把她的冰袋寄到北极

——《S友对她的错误进行了小范围大声广播》

观影日常

植物记录

阳光灿烂的中午
让我的小脑瓜开始旋转
眩晕
到达出租房
在吃完虾片
在喝完冰水
在咀嚼完仙草冻
达到巅峰

凌晨叫了一份药店外卖
下一秒商家歇业
一个无人接听的电话
一份未知的外卖

关灯小憩
好像在等待一艘宇宙飞船
最好是草莓味的
不要藿香正气水

配图是上海马路
好的
我知道这个无关紧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