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救了一头驴

一个贫瘠的人。

在闪烁灯光下的无数言辞
每个人都在接收别人的话语也在表达自己的意识
碎片和碎片混合
这个夜晚应该压在二十年下发酵
再次打开会变成无以伦比的宝藏

忘记了具体的话语
失去秩序的语言
滔滔不绝滔滔不绝滔滔不绝
对他/她讲述
最后自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无法解决的/不愿解决的
所有问题的核心
——我从堕落中感到愉悦
从绝望迷茫的虚度中获得快感
——没有人能代我解决
我也不愿自救
就这样下沉吧


我无力再去阐述/描写/再现这个时刻
只能投身于盒子里蓝色的火焰
天空下落
一切隐藏
剩无限烟雾

没想到
冬天
不穿衣服睡觉
会着凉

小小的屋子
躺靠在小沙发上
只开了烤暖的小太阳
微黄的光
画板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马歇尔在放喜欢的音乐
和窗外的车轮声相互混合
白色的烟围绕我
一圈又一圈

失而复得的胶卷
去年·南京·冬日·雪

安全

电影 懒人沙发 冰块 朗姆可乐 虾片 爱人

“说点什么”

呼吸和冷气结合成白雾